周曉惠坐在沙發上回想著內衣店裏買絲襪的情景,心裏一陣陣的沖動,是的,雖說自己今年已經三十二歲了,可還是公認的美女,上街的回頭率還是很高,可自己從年輕的時候就有著被同性支配的幻想,這些年也結了婚,與別的男人女人做過愛,看見漂亮的女人也有過沖動,但是還是和感覺中有差距,大部分還不如自己幻想著手淫能夠得到更多的刺激。而今天在內衣店裏的一切使自己突然強烈的萌發出想要跪在地上的沖動,是的,就是那個讓人一看就是個三陪小姐的女人,第一眼看見她就使自己心裏產生了這種沖動,披肩長發、黑色吊帶背心、黑色及膝薄紗裙子、肉色長襪、黑色細帶高跟,尤其是她那美麗的被絲襪包容的長腿和玉足,還有那懶懶的帶有一點妖媚的神態,無一不吸引著自己,讓自己產生了這種想要跪在她腳下的沖動。

事情發展的有些突然,那女人在挑選絲襪的時候不小心踩了自己一腳,可當自己看到那女人回頭看自己時,居然磕磕絆絆的說了一聲“對不起,沒絆著您吧?”那女人笑了,“沒關系。”本來自己的先行道歉就有些不對勁了,可更糟糕的是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蹲下來輕輕的撫摸著那女人的美足“您的腳真的沒事嗎?”“咯咯咯”那女人笑的有點異樣了“真的沒事”並將腳輕輕的抬了一下,自己這才發覺有點過頭了,趕緊尷尬沖著那女人笑了一下,逃離了內衣店。

這時房門響了,是自己的丈夫李偉平回來了,身旁當然還有那個小賤人他的同事陳倩。自己和丈夫已經分居三個月了,當初就說好了,兩人不離婚,但是誰也不管誰的行為,可以帶自己的情人回來,相互之間互不幹涉。小賤人今天穿著大膽的低胸吊帶背心,黑色超短裙,黑色長絲襪,黑色高跟鞋,打扮的就像是只野雞,周曉惠看見陳倩的身影好像又看到了今天在內衣店裏碰到的那個女人,心裏產生了一絲沖動。

兩人進屋後好像沒有看到周曉惠一樣,立刻粘到了一起擁吻。“惡心”周曉惠低聲罵道,回到自己的屋裏。

已經入夜了,可隔壁傳來的陣陣響聲吵的周曉惠無法入睡,她走進客廳給自己倒了杯水,卻從隔壁半開的門裏看到了淫邪的一幕,只見陳倩已脫去了背心坐在床邊,李偉平全身赤裸的跪在地上將頭伸進她裙子裏,好像是在為她口交,而陳倩的一條腿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穿著高跟鞋的腳則踩在他那直挺的陰莖上,雙手按著他的頭使勁貼在自己的胯間。

周曉惠看到如此淫邪的場面,心裏一陣激動,不小心碰到了茶幾上的杯子,李偉平聽到了動靜,從陳倩的裙子裏把頭撥了出來,他的頭上還戴著陳倩的小三角褲,他剛想轉頭,卻被陳倩一把抓住頭髮又按回自己的胯下,並用雙腿緊緊的夾住。“別停嘛,我還沒舒服呢。”陳倩拍了拍李偉平的頭嗲嗲的說道,然後扭頭沖周曉惠一笑“來呀,咱們一起玩吧。”周曉惠低聲罵了一聲“賤人”沖回自己的房間,身後傳來陳倩浮蕩的笑聲。實際上周曉惠知道這是陳倩故意氣她的,要讓她知道李偉平已經是她胯下之奴了,但陳倩又何嘗知道周曉惠現在已經是淫水外溢。周曉惠一邊想著一邊回到房間,雖然她瞧不起陳倩,可剛才那一卻在腦海裏留下了深刻的印像,她幻想著陳倩就是那女人,而自己則跪在地上為那女人口交,親吻那玉足,那聖地,周曉惠開始手淫起來。

幾天來,陳倩總是這樣刺激著周曉惠,開始是敞開著門大聲呻吟,後來幹脆拖著李偉平到客廳做起來,周曉惠趴在門縫裏偷窺著這對狗男女,一邊想像著自己像李偉平一樣,將陳倩想像成那女人,一邊手淫著,並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那女人。

功夫不負有心人,周曉惠終於通過在那家內衣店附近的苦等,又看到了那女人,並跟蹤她到家和上班的地方,兩個地方都離她家不遠,那女人住在她隔壁的小區,而上班則是在離家二站地的“帝豪”酒店KTV,周曉惠在帝豪定了一間客房,精心準備後來到了KTV。

當王茜走進“夢雨”包廂時以為自己進錯了房間,因為這裏只坐著一位美麗的少婦,只見她穿著一身淡黃色的職業套裝,肉色長襪,黑色高跟鞋,端莊而美麗。

“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

“是王茜小姐嗎?”少婦站起來問道。

“我是王茜,您認識我?”

“您沒有走錯,就是我叫的您。”周曉惠一邊上下打量著王茜一邊自我介紹道。

"坐,我叫周曉惠。”

“哦,有事嗎?”王茜邊問邊坐在沙發上。

“我,我買了您兩個鍾,想叫您陪我”周曉惠磕磕絆絆的解釋道。

“哦,”王茜打量了一下周曉惠,披肩的長發,體面的套裝,苗條的身材,一看就是有錢人。

“我,我是同性戀,”周曉惠紅著臉小聲的解釋。

“可我對同性沒什 興趣,”王茜起身要走。! ]

“不要”周曉惠忙站起身攔住她,“我可以給您雙倍的小時費。”

“我真的不喜歡和女人一起做愛”王茜直接了當的說道。

周曉惠臉一下子又紅了“先陪陪我好嗎?不一定要做愛的,我給您三倍的錢。”

“那好吧,看在錢的份上,我就見識一下同性戀的感受,不過先說明,如果我認為不喜歡的話我就要走,而且錢照收喲。”

謝謝您,”周曉惠激動的抱住王茜,但見到王茜皺起了眉頭連忙又松開“對不起,那先到我的房間去吧。”

將房門鎖好後,周曉惠請王茜坐到沙發上,從壁櫥裏取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為王茜買的幾雙高檔絲襪和一雙高跟涼拖,回頭看見王茜蹺著腿,腳上的高跟鞋掛在那精美絲襪包裹著的充滿誘惑的玉趾上,心裏又是一陣激動,恨不得馬上就撲到她的腳下,去親吻那雙玉足。“我給您買了點小禮物,請您收下。”周曉惠走到王茜跟前,將絲襪和高跟鞋展示給王茜欣賞。

“那謝謝了”王茜接過絲襪和高跟鞋,心裏頗為高興。

“您能試試嗎?”周曉惠小聲懇求道。

“行啊”王茜起身想到衛生間去更換。

“就在這行嗎?”

“好吧,反正你給錢了。”王茜正準備脫鞋時,周曉惠再一次攔住了她,“我,我想替您脫好嗎?”

王茜這回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周曉惠好像得到了莫大的獎賞,慢慢的跪到了地上,看著眼前白嫩的玉足,塗著黑色趾甲油的腳趾,真想吻下去,她捧起王茜的腳,將高跟鞋輕輕的脫下,然後將她的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邊陶醉的將粉臉貼在王茜的大腿上一邊為她脫下絲襪,足足過了有一分鍾才將一只絲襪脫了下來。

王茜看著這個女人的樣子,不禁笑了,不過這女人的臉貼在自己的腿上感覺不錯,她要看看這女人到底想幹什 。

周曉惠用了十多分鍾才將絲襪為王茜換好,“對不起,我失態了。”她又將新高跟涼拖為王茜穿好。

“沒關系”王茜拍了拍周曉惠的頭。

“還合適嗎?”周曉惠並沒有起身,而是抬頭問道。

“嗯,感覺不錯”王茜將腳從周曉惠的腿上放下,然後走了幾步,“好看嗎?”

“好看,您太迷人了。”周曉惠跪在地上,看著自己癡迷的女人,眼神裏露出癡迷的目光。

“別老跪在那裏了,”王茜坐回到沙發上,看著周曉惠說道。

“我,我想舔舔您的腳可以嗎?”周曉惠還是沒有起身,而是直接爬到王茜的腳下,滿臉通紅的問道。

“好吧,只是在網上看到過有關為人舔腳的文章,沒想到今天可以嘗試一下,”王茜笑道,“來吧,讓我感覺一下被人舔腳的滋味,看看是不是網上寫的那樣好。”王茜將腳輕輕的抬起放到周曉惠的嘴邊。

周曉惠用雙手捧住王茜的鞋底,把臉貼在她的腳面上,新鮮的皮革味道,鮮美的絲襪香夾雜著淡淡的足香,刺人心肺。深深嗅著這迷人的味道,周曉惠開始伸出舌頭去舔她的玉足,舌頭在她鞋邊和絲襪上掠過,那種讓人癡迷的感覺又浮上心頭。她將嘴唇壓向腳背,親了下去,伸出舌尖遊遍每一寸肌膚,包括鞋面的細帶,然後張開嘴含住了漏在涼鞋外面的腳趾,輕輕的舔著,嘬著。

這感覺的確不錯,看來這女人是真心喜歡舔自己的腳,王茜用腳趾挑逗著周曉惠,一天的忙碌,被人舔著腳,好舒服的感覺,全身心的放松。王茜將腳趾後縮,只把鞋尖伸進周曉惠的嘴裏,示意她為她脫鞋,周曉惠立刻領悟到了這無聲的動作,會意的咬住鞋尖為她脫下高跟涼拖,放在地上,然後再次用自己動人的小嘴含住迷人的足尖吮吸。

王茜全身放松的躺在沙發上,將另一只腳架在周曉惠的肩上,用腳背在她臉上輕撫。周曉惠感受著臉上光滑絲襪給她帶來的愛撫,幸福的感覺充滿心田。